真KO曼联防死曼城瓜帅不想和索帅拼刺刀

回顾整场比赛的过程,曼联也的确更配得上这场胜利

甚至,一定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在主教练的斗法中,今夜的索尔斯克亚是完胜了瓜迪奥拉的

从比赛的过程和结果来看,也的确是如此

不过他和侯永永一样,想为国效力还要等待国际足联的最终裁决

埃德森在低级失误前,就有一次差点失误被马夏尔破门,这也像是曼城球员本场精神状态的一个缩影

事实上,他们几乎做到了,面对同组强敌韩国国奥,球队距离逼平到手的1分仅剩几十秒,对手那道纵贯半场的精准制导,和随之而来的灵巧叩球过人,将中国队一整场的努力葬送一空

假如这位年轻的华裔小将可以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那么他会更强

这一活动正是为了通过公开选拔适龄球员为国奥队补充血液,国内中超、中甲俱乐部必须组队参加,海外适龄球员只要持有中国护照也可参与其中,最终,这一活动延续到了一年之后,彼时,接过教鞭的希丁克将足协此前的选拔方案全盘否定,也让“我要上奥运”不了了之,从此没了后话

李明口中97一代的“天赋”,也并没有随之真正兑现

归化前锋艾克森已参加了国足的4场世预赛,并且有3球进账

可是,这些并不足以帮助一支球队脱胎换骨,近百人的留洋大军,如今看来,终究还是无法拯救中国足球的未来

目前,他效力于北京国安队

23岁的萧主打中场,速度快技术好

曼联的三中卫体系就是为了防反相比之下,曼城方面则显得有些随意了,瓜迪奥拉更像是在为下周与皇马的欧冠比赛留力

但是考虑到两支球队如今联赛的位置以及未来赛程的不同,对于本场比赛,两支球队的心境和准备都是不一样的

尤其是伊哈洛和麦克托米奈还为曼联的第二个进球做出了贡献

黄紫昌在本次奥预赛前被执行主帅郝伟移出大名单,但他此前接受采访时的一句话格外扎心:“我们从小踢到大,互相认识,踢了这么多年一点变化都没有,也没有多少新面孔出现,这说明我们这一代球员还是非常少的

洛国富也具备了代表中国队征战的资格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5人还均来自恒大

萧涛涛曾经有过连过对方4人再分球给球友的精彩表现

这位华裔帅哥目前还不能代表国足出战,需要等待FIFA的裁决

临场调整上,曼城换上了热苏斯和马赫雷斯后,球队的进攻才稍有起色

为了提升这批球员的竞技水平,中国足协在他们十三、四岁的时候,便开始未雨绸缪,与葡萄牙足协签订合作条款

随后的两年,93国奥再次折戟冲奥之路,当人们将视线聚焦到下一代身上的时候,2016年底的亚青赛上,主帅李明喊出要率队争夺冠军的口号,但事实和他预想中的大相径庭,球队小组赛三场全败惨淡出局,其本人也因此辞职挂印

李可已为中国队踢了世预赛

年轻人的心底总藏着热血,尽管只有刹那的绽放,依然值得

斯特林为数不多的机会这样无意义的传中堪称曼城半场进攻的缩影埃德森早就开始走神了马夏尔如果无私些 曼联或许更早领先瓜迪奥拉的球队控球控球率,而无法撕开曼联的防线

红魔全场有12次射门,6次射正,收获2个进球

而他工作的成果,也基本如实映照在眼下阵容中,虽然带队成绩不尽如人意,但若论起对这批球员的了解,恐怕没人敢说比李明更加深入

这一点从首发上就能见出一二,此前有伤在身的马奎尔和詹姆斯火线复出,索尔斯克亚很有针对性的排出3中卫的阵型,实际上大多数时间曼联都是在踢5后卫,万比萨卡和威廉姆斯回撤很深

因此显然在此役的排兵布阵上,瓜迪奥拉的曼城有所保留,甚至可以说没有做太多针对曼联特点的部署

“我的母亲与世界上很多人一样,都在同癌症做斗争,”尼古拉说:“而某些人显然不在乎我母亲的健康,他们只在乎一个神奇的‘伊瓜因’,这就是这个行业的运作方式

华裔归化球员布朗宁是一名后卫

曼联拿到了争四路上关键的三分,而联赛已经无欲无求的曼城或许如今更关注的焦点是欧冠和皇马了

这里并不是说曼城不想赢,而是在对本场比赛结果的渴望程度上,此役的曼城绝对没有曼联那样强烈

”这句话的发言者李明,正是如今这支球队成立之初的掌舵人

B席位置后撤,瓜帅甚至尝试让福登踢边路

进攻端则依靠B费,詹姆斯和马夏尔三人进行冲击

四年前便随上一代国奥征战奥预赛的张玉宁,无疑是这支球队的主心骨

连亚青赛也无法参加的中国国青,或许还不具备谈论争夺四年后奥运会名额的资格

赛后数据:曼城空有控球赛后数据显示,曼城的控球率高达72%,传球总数高达754次,传球成功率为89%,角球数11次,都远远高于曼联

福登踢边路水土不服,曼城一度失去了打对手防线两肋的能力,在上半场很长一段时间内甚至踢起了边路传中,让矮小的阿圭罗去抢头球的套路,足以见出曼城此役的尴尬

伊瓜因并没有逃走,好吗?原因是他可以在这种不利情况下与母亲在一起,请不要在这种家庭的微妙时刻再提及他,让我们现在去做更多重要的事,谢谢

长久的蛰伏,只能让球迷的如鲠在喉又多了一层

而对于曼城而言,此役并没有搏命拼刺刀的紧迫性

更令球迷们绝望之处在于,97一代不是中国足球历史长河中的第一拨“失败者”,同样也不会是最后一拨